公告栏

关注我们

同性伴侣赴美成婚 | “真的只想要一个自己的家,我想不到第二种方法来实现。”

adminadmin 关爱同性 2019-11-07 10:21:49
生子、试管、落户,一站式知识服务平台



两年前,许谪决定成个家,生个自己的孩子,这是很多中国青年人对未来的打算。

但徐先生是一名同性恋者,这一心愿在他的国家有点儿遥不可及:同性婚姻、借腹生子,同性生子行为在中国并不是合理合法。他生在上海,2013年开始出发到美国。他和长年的男友那一年在加州结婚,那只不过是象征性的,因为这种的结合不被中国法律承认。互换完誓言,两个人第一件事是寻找一名卵子捐赠者、一名助孕妈妈,后者生育了他们的女儿。她在今年降生。

这一故事并不是孤例。面向中国同性恋人群的生育服务与借腹生子产业链方兴未艾,一对对同性恋人前去海外一砖一瓦的开始建立家庭。

很多人去的是美国,因这儿有蓬勃的同性平权运动和宽松的生育政策。在一些州,助孕产业链是合理合法的,据信相比他国家也更加规范,对之后可获得孩子抚养权等都有法律法规明确规定。

菲律宾的助孕产业链也蓬勃兴起,但并不规范。这一发展趋势虽处在萌芽期,但从一些角度观察,却是历史在翻篇。很多年来,都是美国人涌进中国,希望抱养一个孩子,现如今,一部分中国人远到美国去圆自己的孩子梦。

“将来,希望是在中国,所有人都能更容易建立一个自己的家庭”,徐先生说。他要求自己的男友和闺女在这篇文章中匿名。



究竟有多少中国同性伴侣赴美同性生子,并沒有官方数字。对大部分人来讲,价钱难以承担:卵子捐赠、助孕服务、中间介绍、住院费,账单将会达到15万美元(约90万RMB)。但助孕服务咨询的涌现,很多同志权益人士变成第一批出国生子的群体等,都显示需求已经上升。

今年,凯莉•鲍威尔(Carey Flamer Powell)在加州北边的俄勒冈州创立了一家“全体家庭助孕机构”(All Families Surrogacy),企业的初心是让中国男女同性恋人士生一个自己的孩子。2019年六月,凯莉和“俄勒冈州生殖系统医药学门诊所”的约翰•赫斯拉博士研究生(John Hesla)一起飞到上海,与100对同性恋人面对面详聊怎样建立家庭。

“尽管科学研究表明干细胞技术将来将会实现生育,但仍然太漫长”, 赫斯拉博士研究生说,绝大多数同性伴侣希望他们的孩子有相互的基因,在国外这已是较容易实现的技术。向他求诊的人群·中,40%是中国人,其中就包括同性恋人群。



根据同一位卵子捐赠者可获得两个半血缘关系的彩虹宝宝

近年来,现有20对中国同性恋人跨越重洋,赶到了洛杉矶的助孕门诊所HRC Fertility。该门诊所中国事务管理责任人彼特•邓(Peter Deng)透露,这一数字在去年只有7对,2年前,他们已在中国所设了办公室。

应对社会阻力和重重的困扰,绝大多数中国男女同性伴侣已放弃要孩子,但想要宝宝的人数仍巨大。在上海,徐先生创立了一家咨询公司,着眼于将这座城市的同性恋人群推荐到海外的助孕机构,向他们表述就医的流程,及其如何把孩子带回国-以国外公民的身份,或获得回国的签证。

徐先生之所以不肯透露男友和闺女的名字,是因为他们已经给孩上户籍。把国外出世的孩子带回中国不会太难,办完签证,回国后只需生父或生母一方再去办个出生医学证明就行。但假如要上户籍,也要到本地公安局做DNA或血液检测,证实亲子关系。



假如透露自己是同性恋者,上边所有努力将烟消云散,很多同性伴侣表示。虽然同性恋在中国不违法,但也不被公开讨论或普遍接受,大部分同性恋男女被迫藏在柜子(closet)中。

也有很多的人选择出柜,试着结婚并建立同性家庭。有人说,官方不容许他们发生在中国,不意味着不可以发生国外。

徐先生说:“真的只想要一个自己的家,我想不到第二种方法来实现。”
圆梦彩虹宝宝网-祝您好孕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圆梦彩虹宝宝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圆梦彩虹宝宝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喜欢发布评论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