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栏

关注我们

同性伴侣 | 身为LES的我们隐秘的相爱

adminadmin 拉拉生子 2019-11-16 11:17:51
生子、试管、落户,一站式知识服务平台
       
      从身型看于南是一个正宗的女生,但是她的穿着打扮却是男性化的,秀发剪得很短。由于此前在电話里我早已了解她是“拉拉”(女同性恋者),因此对她身上矛盾的地方并不感觉意外。她說話的方法是男性化的,开放,积极,坦诚。我留意到她在提到自己是“拉拉”的时候心态比较明朗,这与我之前看到过的同性恋者不一样,他们不太信心,很敏感,习惯压抑自己,而于青看上去却是松驰的,宁静而不在乎。
      
  或许是环境导致了如今的我,儿时我们院子男孩多,我最亲密无间的几个朋友都是男孩儿,我与他们玩危险的游戏,上房上树,下河捉鱼,我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,就是这样长大了。念书之后好朋友還是男孩,不知为什么和女生就是玩不到,我不会了解为何她们一直那麼婆婆妈妈的,无缘无故爱哭,和她们玩累,她们喜爱评价谁的花裙漂亮,我也从来不穿裙,穿着简直不会走路了。我对穿着不屑一顾,要是它舒适、牢固,越简易越好。家人跟我说在念书前他们一度担忧是我多动症,我一天到晚和一群男孩一起飞奔,上窜下跳。女孩的心思因为我摸不准,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她们就不理你了,而且会感染,随后很多女生都不理你了。我揣测出不来她们的思绪,還是和男孩儿在一起轻轻松松,他们也喜爱与我玩,你我之间的仗义让我骄傲,我与他们是好哥们。
 
       

  于南跟我说,刘小静应当是第一个在她的情感世界留有印痕的人。整个中学三年级他俩亲密无间。刘小静很溫柔,另外又不乏坚定的气场。从刘小静转至他们班,和她坐同学开始,她们就发觉相互气味相投,相逢恨晚。于南开始生疏之前那帮好哥们,她感觉還是和刘小静在一起更有趣。

  刘小静一门心思要考上重点高中,她很用功,而且制订了一个学习计划,井然有序地施行。我难以避免地遭受她的危害,初三应当说就是我整个上学职业生涯中更为圆满的时期,我一度进到了班集体前十名。在我眼里她是完美的,她学习培训好,长得清秀,很懂事。那时候我毫不猜疑我俩会始终那样好下去。放学之后我们喜爱逛街购物边的饰品店,我搂着刘小静的颈部,她的发尾扎得我的手臂痒痒的。假如说友谊也可以带来满足和甜蜜的话,和刘小静的友谊的确帮我带来了满足和甜蜜。一年后她考上了重点高中,我戴上了另一个大学,我们的友谊迫不得已停止了。

  刚工作有一年時间于南都是孤独的,她没女朋友,反是能和男孩维持着纯真的友谊。这让她疑惑,她试着和女生相处,可总有哪些地方不对劲。最终她简直失落了,自己一定有什么问题,她干脆既不和女生往来,也不和男孩往来。

  吴同为于南第一个都是最后一个真正的男友,他们在一起有一年多時间。之后许冰出現后,于南就直截了当地离开了吴同。这一段经历于南一笔带过,“和吴同在一起确实很高兴,但是我们更好像朋友,欠缺恋情的热情”。

  我第一次接触“拉拉”这一名词是21岁。有一次我还在网上聊天,另一方说:“你为何没去做拉拉?”我说她“拉拉”是啥,她赶紧说:“你不知道吗?算我没讲吧。”我追着问她,“拉拉”究竟是什么?“小孩子别问我了!”最终她说。这一网友比我大几岁,现在我还能网上遇上她。要不是那一次和她闲聊,我或许始终不清楚也有另一个隐秘的世界,属于我的世界。

  我开启搜索引擎,键入“拉拉”两字,立刻出現了一排相关链接。我迅速就知道“拉拉”就是“女同性恋者”的意思。我进到一个聊天室,没人理我。我看了一会儿聊天记录,聊天室里都是清一色的女性,看来她们相互都很了解。坦诚说,这次不经意中的收获让我惊喜,我很喜欢里边轻轻松松的气氛,有一种回家的感觉。第二天我又登陆了这一网址,进到聊天室。这次总算有人向我说话了,她跟我说是“T”還是“P”,或是是“分不清”,我讲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她说:“你也是第一次来这儿吧。T就是一对拉拉里的丈夫,P是媳妇,分不清是既可以T还可以P。”想听得似懂非懂,她又问:“你有多大了?”我讲:“21岁。”我很想和她聊下去,可是她迅速就不再招乎我,和别人找话题了。
      
  我逐渐发觉年轻在这里不太吃得开,因此开始装低沉,谁再跟我说,我也假装很有经历的模样。果真情况好多了,在这一地方我开始拥有几个朋友。

  此刻我还和吴同在一起,而我内心早已拥有一个极大的疑问—

  我是谁?

  假如沒有触碰这世界,我一定会沿着一条被大多数人认可的道路走下去,结婚生子。在生理学上,我彻底是一个正常的女性,但是,我为何喜爱这世界,为何有一种归属感?我想到了刘小静,在青春发育期感情的萌芽中,沒有一个男孩让我动过心,却是刘小静,她的溫柔和坚定让我迄今难以忘怀。有一天夜里我又梦到了她,我们又在哪个狭小的精典店内钻来钻去,她的秀发蹭在我的手臂上,痒痒的。假如说曾经的我痴迷过谁,毫无疑问就是刘小静。

  我是不是一个拉拉?

  那一段于南是茫然的,她有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,可是没办法确定。她开始生疏吴同,她急切地必须确定自己,她务必对自己得到彻底的认可才可以向前走。

  此刻许冰出現了。

  她很热情。她网上的谈话内容风格很帅。’

风趣而有能量,我留意了她一段时间,有一天我们聊了起來,想不到一聊就是一上午,意外的投机。从那时起我一到聊天室就寻找她。一个礼拜后,她对我们说:“我们即然在同一个城市,为何不见面呢?”

  她们见面了。没人会对2个在河边并肩而坐的女性看第二眼,但是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约会。最初的沟通交流并不像网上那般流畅,她们都有点儿焦虑不安,她们谁也不看谁,避免对望,可是她们心里每一秒钟都会凝视另一方。

  我抓紧时间看了她一眼,她身高很高,看上去很健康,长得并不漂亮。之后她得话逐渐多起來,她說話的时候,看着我的眼睛。她的眼睛形状很漂亮,像小孩一样单纯。那一天我们在花园里待了一中午,随后一起吃晚餐。她果断要买单,她说:“谁让我是T呢?”

  那晚于南睡不着,她回味着白天和许冰见面的每一个细节,她的心由于许冰而波澜壮阔。她一刻都没有想起吴同。
       
     

  许冰的出現回应了我内心全部的疑问,我考虑到了以后的人生,同性婚姻,可以同性生子组建一个完整的家庭,尽管有点难度。在我21岁的时候,我总算了解我需要的不是男性,而是女性。是的,我是一个拉拉。这是一个宿命,我不顾一切。
圆梦彩虹宝宝网-祝您好孕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圆梦彩虹宝宝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圆梦彩虹宝宝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喜欢发布评论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